歡迎您訪問寧紅官網!

當花遇到茶、茶遇見花時

時間:2015-09-23 14:04:07 來源:本站發布
[內容摘要] 花有花語,茶有茶言。當花遇到茶、茶遇見花時,花的心思,隻有茶最懂!茶藝與茶藝插花,就是一對孿生姐妹,茶藝衍生出茶藝插花,茶藝插花便有了更豐富的內涵。花,是大自然的笑臉;茶,是大自……

花有花語,茶有茶言。當花遇到茶、茶遇見花時,花的心思,隻有茶最懂!

茶藝與茶藝插花,就是一對孿生姐妹,茶藝衍生出茶藝插花,茶藝插花便有了更豐富的內涵。

花,是大自然的笑臉;茶,是大自然的信箋。

花,一年四季都有,春天裏的花最多,有梅花、報春、白玉蘭,海棠、牡丹、仙客來,櫻花、含笑、馬蹄蓮;夏花開得最燦爛,睡蓮、荷花、千日紅,龍膽、紫薇、蛇目菊;秋天的花有禪意,菊花、桂花、雁來紅,蜀葵、玉簪、美人蕉,蔥蘭、萱草、木芙蓉;冬天的花卉也不少,木本的杜鵑、茶花、素心臘梅、三角花,觀果的枸杞、金橘,還有君子蘭、天堂鳥。不同的花,有著不同的花語,傳遞出不同的意境。

 


 

茶,又分六大類,白茶、綠茶、黃茶、青茶、紅茶、黑茶,茶茶不同性、款款不同味。每一種茶,有著不同的背景不同的曆史與傳承,更有著不同的泡法,不同的精神演繹。每一個不同主題的空間、不同主題的茶席,所需與之呼應的插花選擇就完全不同。

 


 

明袁宏道在《瓶史》一書中談到花與茶的關係說:“茗賞者上也”,主張烹茶插花、插花品茗,花茶交映,相得益彰,更能提升花藝的品位。《中國茶花之道》一書中也說:“袁宏道之後,明代的張謙德、高濂、屠隆、文震亨、屠本畯,乃至清代的乾隆及文人們均擅沏茶,書齋茶室無不插花而蔚為風氣。”追本溯源,“茶花”形成於明代弘治、萬曆年間(1488年-1595年),茶花之旨,趣在比美茶趣,重視品位,“純”“真”的“情”是茶花的精神,“清”“遠”的“趣”是茶花藝術的特質。茶花的插作及擺飾,在古代以齋房室內行之。

古時稱做茶肆的地方,就是一般賣茶湯的地方,現在稱為茶藝館。茶肆人多因此插花的風格與欣賞茶花的風格有極大的不同分別,大體而言,茶花與齋花形體皆小,表現手法細致,擺設位置較低,離觀賞者距離也近,屬於靜態觀賞品,觀賞時以居高臨下的坐賞為原則。坐賞情緒從容,可免心猿意馬之患,觀賞者複可由於作品的小巧得到聚精會神之功,沉靜思緒,進而玩賞於花器之間,得到養精怡神的目的。

從品賞的態度而言,如《岩棲幽事》裏說:“品茶一人得神,二人得趣,三人得味;七八人是名施茶”。品賞茶花亦然,宜雅靜、忌人多,獨立一人玩味,與花談心,最易深入領略器上花草的甘苦情狀與花草的意向神態;二人談賞品論茶花,最宜領略花木常態之美與插作結構及插作心得之趣;三人賞玩茶花,將各領花味風情之餘,互表花間妙趣與玩賞心得,足可體會茶花插作的個中況味;至於人多嘈雜,眾目睽睽下,對小巧可憐的茶花而言,實有無法消受之感,既無趣味可言,更難領略茶花的真義。

“隻恐夜深花睡去,故燒紅燭照紅妝”。蘇軾的花雅之事留下了很多膾炙人口的詩句。上周有幸,參加了來自台灣的中華花藝文教基金會資深教授、榮譽董事李麗淑的插花授課,李教授特別提到了中華花藝的精神內核——“為天地立心”!

 


 

一花一世界,花中有歲月,李教授簡單地敘述了中國傳統插花發展史,介紹了中華插花藝術的四大類型及盤花、碗花、瓶花、筒花、缸花、籃花等六大花型,結合古典文學和詩詞,從中學習莊嚴之願,認識二十四節氣中的人文情懷,結合茶席、禪花、香道的搭配與應用,讓習茶、習花者體悟花草閑情。

一茶之席,一席之花,我們可以,在品茶同時,與花相伴,尋找生命中的縷縷馨香,在習茶習花中覓得心靜,修得優雅。

[上一篇]:飲一壺清茶,聽一曲安靜音色
[下一篇]:學茶的姑娘,哪裏不一樣? [本文地址]: http://www.gospelofjesuswife.com/Culture-and-tea/Tea-skill/2015-09-23/2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