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訪問寧紅官網!

泡在茶湯三個月,讓自己身上沾滿茶味 !

時間:2015-09-23 13:50:20 來源:本站發布
[內容摘要] 脫離了茶而談茶就像脫離了音樂而談音樂、脫離了信仰而談宗教,是談不進核心的,聽者也隻覺得隔靴搔癢。這就是把茶、把音樂、把宗教知識化了,可以看似懂得很多,但不紮實,不耐推敲,而……

脫離了茶而談茶就像脫離了音樂而談音樂、脫離了信仰而談宗教,是談不進核心的,聽者也隻覺得隔靴搔癢。這就是把茶、把音樂、把宗教知識化了,可以看似懂得很多,但不紮實,不耐推敲,而且不易親自享用、不易融為生活的一部分。

這個現象在一般“消費者”產生的弊病是無法獲得高度的享受,在學者專家容易產生的弊病則是書寫或發表些無關痛癢、似是而非的文章或言論。我們並不苛求所有的專業人員都必須精通他所占有領域的全部知識與見解,但是如果僅是隔岸觀火就要寫曆史、寫評論,難免遺害消費者、汙染那塊土地。

 


 

所有的學科都必須親臨其境,去實踐、去體會、去感悟才能求得真知、才有創見的餘地。但是我們看到有些學者在未曾認真喝茶之時就可以告訴人們泡茶的訣竅就是淡雅,我們也發現有學者未曾參加過無我茶會就可以寫出“探討無我茶會之無我”的文章,很少喝茶但讀過禪學書的學者就在禪茶研討會上發表“禪茶原本一味”

我們也發現有些不用陶瓷壺具泡茶的陶瓷藝術家著作《紫砂壺與茶道》《紫砂壺的設計》,對茶淺嘗輒止的生活美學專家大談喝茶美學,未曾喝過道地老茶的茶藝大師大談老茶的品飲藝術。以上種種現象的描述不是說尚未達到一定火候的學者專家不能發表言論或著作,隻表示因為對茶的不夠理解,所談難免不夠深入,所提的立論、見解、批評難免有所偏頗。茶學的消費者、茶學的生產者都要注意及此。的心得。

 


 

茶文化的工作者、傳道人是帶領茶文化前進的一批人,他必須愛茶、愛喝茶,這是絕對必要的。不是說嗜茶如命、貪婪於茶的美味與高價,而是樂得與它為友、與它談心、甘心服侍它。看待茶的類型還得無好惡之心,否則產生的心得、言論、判斷是不正確的。

接下來隻針對茶文化的生產者而言。如果尚未達到愛茶、愛喝茶的境界,得想辦法培養與茶談戀愛的心情,有了談戀愛的心情,自然就有愛茶、愛喝茶的慾望。如何培養與茶談戀愛的心情呢?

想想詩人們對茶的讚美、想想專家們說的飲茶益處、想想與好友一起品茗論茶的情趣。

 


 

有人說,我的體質太寒,不適宜喝茶,有人說,我喝了茶就睡不了覺。如果如此,當然無法與茶談戀愛,因此他就采取了柏拉圖式的戀愛,隻談茶而不碰茶,結果造成了上二段所說的結果。飲用製作得比較完善的茶(隻就品質而言,無關價位)是較為不寒的,即使是綠茶;尚可多食用些暖性的食物以為調劑。至於影響睡眠的問題,在前麵一個問題克服後,逐漸增加喝茶的次數,養成身體的習慣性,就可睡得很甜了。

讓自己泡在茶湯三個月,讓自己身上沾滿茶味,不隻容易從中體悟到確實的泡茶功效、茶湯的美感、茶思想的內涵,談起茶道、茶文化也有足夠的茶氣底韻。否則話題雖訂為“茶道的精神境界”,但從頭到尾說的都是做人的大道理,茶隻是作為點綴,或是演講會中的一杯茶。我們也看過訂名為“禪茶”的表演,結果百分之八十都是佛教指印的手勢表演,期中插上個泡茶動作,肢體表演完畢將茶端出時茶湯都已涼了。

 


 

借用其他領域的文化項目幫助茶道內涵的解說是可以的,但是要說出屬於“茶”擁有的部分,否則就不是茶的事了。音樂是以聲音表現藝術的境界,繪畫是以線條、色彩表現藝術的境界,茶道是以茶湯、泡茶奉茶喝茶過程等表現藝術的境界,所以茶道或茶文化要有自己足夠表達的內涵與方式才具備一項獨立的藝術類別,而表達者、生產者必須先知道它在何方。

[上一篇]:衝茶衝出泡沫,這茶正常嗎?
[下一篇]:喝茶,多聽聽身體的聲音 [本文地址]: http://www.gospelofjesuswife.com/Culture-and-tea/The-tea-ceremony/2015-09-23/233.html